今天在奶奶家回来了,一共住了五夜,仔细想了一下,似乎上次在奶奶家这样住还是在老房子的时候,上初中后一起搬到了金世纪,且只隔了一栋,因为父母工作,所以经常去奶奶家吃饭,但是也几乎没有在那里住过;再后来大学搬到了帝景,两个小区也只隔了一个路口和一条街,因为读书,只有寒暑假在家,反而每年还会在除夕夜住在奶奶家,倒也不是因为吃完年夜饭时间太晚,只是想在奶奶家再多住一宿;恰好今年一家都是本命年,又赶上新冠肺炎,除夕饭在我家吃的,因为习俗除夕夜要躲星(不能看到星星),这个除夕也就没在奶奶家住,虽然当时有些遗憾,但结果还是在那住了,而且是住了好几天!可以说是这几年住的最久的一次。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因为想去朋友家吃饭,被父母制止并吵架,赌气去奶奶家住,本来只想着住一夜,第二天觉得这种机会以后可能并不多了,干脆就决定在奶奶家多住几天。


说一下感受吧:

奶奶还是那个样子,爱唠叨,年前换上了妈妈换下来的智能手机,因为之前就用IPAD接触到了网络上的东西,喜欢通过今日头条APP看一些家长里短的调解纠纷类、一些老艺术家的花边新闻和戏曲节目,但毕竟是个新的老年网民嘛,会被一些营销号醒目的标题和不切实际的内容骗到,然后向我核实,比如“参加抗疫的医生的孩子中考加20分”这种的也会相信,在我的耐心解释下,应该也算似懂非懂的明白了吧,微信教了好几遍,还是不怎么会用,也可以说是懒得用,只能说手机还需更长时间的了解;奶奶大多情况下还是会很主观的看待别人,会反复的和你说那家谁谁谁的儿子怎么怎么了,那家的闺女怎么了,还是像原来一样,总觉得别人家的孩子有出息,其实别人家的孩子可能根本不是她老人家脑补出的样子也会关心她的弟弟妹妹,会时常和我提起他们,避开缺点放大优点。

奶奶还像以前一样,一直嘱咐着她那一套已经过时不知多久的大道理,即使她可能也知道我可能不怎么听得进去;奶奶还是会把她认为好的东西留给我们,即使那东西已经过期了,还给我们留着,一直留到她认为我们不会再吃了为止,但其实情况也有所改善了,现在也会在想喝饮料的时候主动拿一瓶喝,想吃什么东西就会买,但要知道,如果放在10年以前,我是真没见过奶奶动过饮料或吃过其他什么零食,这一点上变化虽小,但也总算有那么些变化。

奶奶其实是不苟言笑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嘴上什么都不会松,甚至表现的好也不会得到奶奶的夸奖,但是她心里和行为上会有隐藏不住的表达;奶奶是个很坚毅的人,我们分开住以后,奶奶家里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在弄,从老地修高铁征地迁坟款到做好一日三餐(做饭爷爷偶尔会承担一部分)。

奶奶刚毅的性格对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如果要仔细说一下,也形容不出来;从小与奶奶朝夕相处的时间非常多,从小的时候奶奶一起出摊卖小百货,到后来去承德看医生住院,再到后来在奶奶屋里睡觉偷看电视,奶奶陪伴了我很多部分的童年一直到小学毕业。我爱她。

爷爷给我最大感觉就是曾经暴烈的性格,如今被奶奶“融化”得像水一样平静,爷爷在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个老顽固,喜欢看谍战片、抗日片,平时会关注新闻和国家大事,喜欢较真,如果有他的理儿他谁都不听,自己走路会闯红灯,和他一起走的时候他也会听,然后下次继续闯,实在拿他没有办法。

爷爷的耳朵这几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背了下来,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从云南第一年回来就有明显的变化,第二年回来更是严重了许多,现在只能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他才能勉强听得清楚,虽然也配备了助听器,不只是设置的原因还是什么,助听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和爷爷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带我去洗澡了,一开始在华鑫浴池,后来在现在妇幼保健院的位置开业了一家澡堂子,忘了叫什么了,拆迁以后又是去华鑫浴池,后来又去,再后来读到初中后半段的时候就自己或和朋友一起去洗澡;

读大学的有一年春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