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会坚持的把我自己的隔离日记写下去,没想到鸽了;

本以为会在隔离结束时做一篇总结,结果还是鸽了。

可能是因为本身隔离期间并没什么特殊的,也没发生过有趣的事情,导致并没有什么想东西的欲望吧。


今天算是又一次回了唐山,前几天清明节的时候回了趟家,一方面为了把车开回去方便家里用,二是想着清明节祭祀的时候拉着爷爷去山上(根据往年的经验,祭祀的人太多怕车堵在里面,就把车停在了山外面);回家以前还去玉田捎上了坤儿两口子;

说道坤儿两口子不得不提到这次回家和他接触的时间最久,连续两天下午在他家帮忙弄他直播需要的设备和网络等等,坤儿奋斗的方向很明确,但似乎少了些行动力和执行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做;再说熊,听说他打算辞掉派出所辅警的工作,去当几年“海员”挣几年钱以后再回来干点什么,可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想得有点简单;再看明,已经没有当初那种年轻气盛的想法了,只想先这么干着;

也确实,就以目前我们这几个人的条件,在平泉这个小地方找一份工作实属不易,抛开那些过于理想化的规划,眼前最要紧的还是公考,虽然考上以后的生活可能是一成不变,但也总比颠颠簸簸的不安来的强些。

离开云南还不到一年,虽然自己的想法一直是希望日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平平淡淡就好,但也没想过这么快就准备过这样的生活,经过这几个月,觉得以前的想法还是过于理想,还是贴切实际的好,或许是身处的环境不一样吧。